镇沅同城网

砍盆箐茶爷的传说 - 鼎一

浏览:187 回复:0
(43)
  • 114699

    最后登录:2022-03-19

    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那时,我们的国家叫大唐,大唐的西南有一个大蒙国,这年大唐发生内乱,大蒙国王趁机联合吐蕃组成联军进攻大唐,殊不知大唐兵强马壮,军队训练有素,联军大败,纷纷往南方逃遁。 南逃的队伍中有着一个苦难的小伙子,名叫陈祖坚,陈氏先祖原是豫章郡人,家道殷实,李代隋炀,祖父受“隐太子案”牵连被投入大牢,父亲陈尊先被流放岭南,他带着十七八岁的陈祖坚从岭南走夜郎,七七四十九天逃至大蒙。 俗话说,屋漏偏逢连夜雨,陈氏逃跑时正遇唐兵攻打大蒙,蒙舍氏南逃,时逢雨季,途中疠气流行,所到村寨,家有僵尸之痛,族有号泣之哀。乌蛮挂黑旗,白蛮挂白旗,却抵御不了疫情的泛滥,父亲终于染病撒手而去,陈祖坚含泪编草席将父亲裹户埋葬,又开始逃亡,一路向南,到一个叫开南的地方,见路边一妇人带着一个三四岁男孩跪在路边,问情况,得知妇人粟氏,年二十四,丈夫姓李,孩子叫恩赐,遭战乱随蒙氏出走,丈夫染恶疾而亡,如有人帮忙埋葬丈夫,愿嫁为人妻报答。陈祖坚帮助粟氏埋葬了她丈夫,继续往南逃亡。 他们逃了七天,前面却被一条大河挡住了去路,无法前行,恍惚间,眼前不知何时来的仙风道骨的老道,他告诉陈祖坚,这山叫蒙化山,地叫蛮筐地,河叫圈田河,河面宽四十丈,河水深不可测,河边尽是沼泽、泥塘,无法通行,没有船渡,要想活命只能顺着源头走,遇“枯木逢春,花开二度”,陈氏能度过难关。陈祖坚想再细问,却寻不见那道人。 一家人只好沿河岸砍树开路前行。走了一个时辰,口渴难耐,忽见山道边一口老井,陈祖坚拿起葫芦想去打水,走近一看,却是一口干井。陈祖坚正回味着老道的那句禅语“枯木逢春,花开二度",并轻轻诵读出来,这时干枯的井底慢慢溢出水来,不一会,老井满了,陈祖坚喝了一口,井水清凉干甜,顿时精神百倍。一家人吃过水,灌了满满一葫芦水继续向深山进发。 走了一个时辰,到了一个陡峭的山梁,较平缓的地方被五棵高大的枯树挡住道路。陈祖贤拿出葫芦往每棵树树根倒了一臽水,念道:“枯木逢春,花开二度”,霎间,枯木抽了芽,树枝开出五朵大红花。大红花树慢慢让出一条路来,一家人又走了一个时辰,又被一大片荆棘丛挡住前行的路,陈祖贤又拿出葫芦往荆棘丛倒出剩余的井水,念道:“枯木逢春,花开二度”,霎间,荆棘开出五朵奇异的小花,荆棘丛让出一条进山的路。 一路兜兜转转,沿着盘山道,一家人一直走到傍晚,才走到蒙化山脚的一片原始森林。走不出森林,他们只好停下来砍开一片树林,找来树藤,在一棵大树上建了一间树屋过夜。是夜,一家人才合眼,觉得树不停地摇,借着月光往下看,一只大棕熊正往树屋爬,大家正要往树顶逃,抬头看,树屋顶上缠着一条巨大的蟒蛇,天空飞来九个头的怪鸟,陈祖贤迅速镇定下来,念到“枯木逢春,花开二度”,再看,老熊、巨蟒、怪鸟都不见了,一家人终于平安度过了这个担惊受怕的夜。 第二天清晨,黑色的森林透出一丝丝、一线线的光亮,下了近两个月的雨终于停了,陈祖贤一家人高兴不已,给大山起了个名字,叫大亮山,并在这里开荒、种地、建房,讨生活。这里荒无人烟,土地贫瘠,陈家以种粗粮采野菜度日。一年后,粟氏给陈祖贤生了大儿子,取名家声。过了两年,又生二儿子,取名家和。 时间一晃过去了,恩赐十六岁,长成个大小伙,陈祖贤给他寻了一门亲娶过门,可他一直想到外面闯世界。他将山里的树木砍伐下来做木船,准备顺圈田河漂流出去,陈家生活了快十年的地方被称谓为“砍船箐”。 但对于谁出去闯荡,父子争了个面红耳赤。父亲说恩赐刚娶亲进家,走夷方三年五载回不来,要他做好顶梁柱,照顾好母亲、妻子和弟弟。恩赐却说父亲为家操劳了太多,这个家没他不行。一个月后的一天夜了,父亲和母亲叨了半夜,父亲偷偷驾船漂流出去。 父亲出走夷方三年,杳无音讯。恩赐夫妻孝先尊祖,勤俭持家,虽从不在家人面前提父亲走夷方的事,却不曾断了外出找父亲的念头。家声也十六岁了,恩赐替父亲为家声娶了一门亲后,恩赐又开始砍木头造船准备出去找父亲。一个月后,船做好了,他拜别了母亲,道别了妻女,嘱咐好家声照顾好家人默默驾船走了。 又过三年,家里没有父亲和大哥一点讯息,家和也到了娶亲的年纪,家声为弟弟找了一门亲事后,也开始砍木头造船准备出去找父亲和大哥。一个月后,船做好了,他拜别了母亲、大嫂,道别了妻儿,嘱咐家和照顾家人也默默驾船走了。 家声驾船漂流到勐统下船,他打听到,走夷方要过泰和,七天后到嘎里渡,过江经永昌去往缅甸。家声一面往缅甸方面走,一面打听父亲和大哥的下落。当时走夷方的人很多,不计其数。有的人满贯而回,但多数人,却是有去无回,或染疫疠、瘴气而亡,或被土匪抢劫而被打死。一个月后,家声到达永昌,不幸也染上疫疠,晕倒在金齿部南勐河边,被一个叫陈永振的山民抬回山里救治,家声看见永振家种着几棵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树。永振每天摘下了几片树叶,给家声咀嚼。顿时,他觉得口腔清新,精神百倍。经询问,才知道这植物叫“茶”。七天后,家声疫疠不断减轻,能下路行走,此后,永振摘茶叶与椒、姜、桂合烹让家声食用。一月有余,家声痊愈,与永振结为兄弟,家声带上永振同去缅甸,去寻父亲和大哥。 “穷走夷方急走厂”,两兄弟边打工边寻亲,走遍缅甸北部的猛拱、帕敢、抹谷一带的银矿山,一直寻不到父亲和大哥的任何讯息,他心中牵挂着母亲和妻儿,屈指算,已离家一年余,商量先回家乡,待来家再去寻找。这一夜,两兄弟虽睡草铺却睡得很香,很踏实。家声做了个美梦,梦里,他们找到父亲和大哥,他们一同回到家里。家声在梦里都笑出声来,半梦半醒之间,他隐约看见窝铺前站了一个老道士,道士念念有词:“山穷水复,路转峰回”,家声揉眼再看,却再不见了老道人。 次日,两兄弟开始返乡的道路,思乡心切,他们走的每一步又快又稳。他们的脚被荆棘划破,他们没觉察,脚板被树刺扎破,他们没疼痛。走了五六个时辰,他们走到一座山势险峰,怪石嶙峋的奇异山峰。两兄弟倍觉恐怖阴森,倒吸了一口气,加快了脚步。他俩到了一个岔道口,被一伙贼人团团围住,被带到不远处的一个山洞。山洞的贼人把他们的包裹夺走,并搜走了他们走厂攒下来的银两,贼首独眼龙并把他们押到十几里的一个银矿做苦力。 银矿由贼人看管,两兄弟才到银矿就被赶进矿洞,进洞口时,他看到一个背矿出来的矿工面孔很熟悉,天哪,他是自己日思夜想辛苦寻找的恩赐大哥。贼人盯着他们,他们没敢说话,到了吃饭的时候,才敢偷偷相认。 大哥说,父亲走夷方被贼人抓到银矿,因会木工,被贼人押去做解板匠,自己寻到信息后,故意让贼人抓来,已经和父亲见过面商量逃跑。大哥告诉家声、永振,每天酉时才收工,这时贼人最松懈,到时逃跑,在怪石岭的岔道口会合。 熬到收工时,家声、永振历尽千辛万苦逃出银矿,子时赶到怪石岭岔道口,焦急等待父亲和大哥。过了一个时辰,银矿方向传来了急促的脚步了。父亲搀扶着受伤的大哥赶到,他说得到老道士帮助得以逃脱。大哥腿部中毒箭,家声赶快为大哥吸毒简单包扎后,背起大哥急忙赶路。 一家人紧急往家乡逃跑,一路赶,一路寻草药为恩赐疗伤,但恩赐脚部已发炎溃烂,大家都想赶到永昌李永振家,用他家那奇异的“茶叶”救命。他们日夜兼程,却没能救下恩赐的命。三天后,他们抬着恩赐的尸首到了永振家,含泪将恩赐葬在茶树旁。 恩赐“头七”后,家声一家人去祭拜克俭,看见旁边的茶树开满了茶花,结满了果实,他们摘了一把茶果准备带回家乡种植。带着失去亲人的疼痛,他们长途跋涉,一个月后回来家乡。 陈祖贤离家已经十年,家乡是那么熟悉而又陌生,当年河面四十丈宽的大河已经变得很窄,家乡旁的那口老井,大五朵,小五朵,傍晚,终于回到魂牵梦绕的家乡。祖贤看见粟氏扶在栏栅门上等着他们,走到很近的地方,粟氏也没有向前,她听见了脚步声,她也知道丈夫和孩子回来了,但她没有向前,因为她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。 家声把带回来的茶籽种在家乡的山坡上。半年后,茶籽破壳长苗。三年后,茶苗长成小树,家声不时采些茶叶与椒、姜、桂合烹让家人食用。 父亲呢,苦难的一生,变得沉默寡语,平时只是砍些大树,做些木制的盆、碗、勺、臼等生活用具。渐渐的,砍船箐被遗忘了,迎来了一个新的名字——砍盆箐。 为寻找砍盆箐茶祖的传说,我随扎戈老师多次到勐大镇文况村砍盆箐小组找寻。一座山有着一座山的传说,一个茶区有着一个茶祖的故事,我希望听到的是“武侯遗种”、“乾隆赐名”、“百灵衔种”这样美丽的传说,但在砍盆箐我听到的却是前人的沧桑与艰难,思考了好久,不忍心写出,又不忍不写出。

    注意:以上内容为用户采集,若有侵权,请告之,我们及时进行删除!

    来源:美篇

    微信扫一扫二维码关注镇沅同城网-智慧镇沅惊喜不断!

    智能拨打电话和发送短信联系只支持手机端访问!

    2020-12-27

暂时还没有人发布评论,就差您了!
上传图片(只有登录成功才能发表帖子、上传图片哦!)
+ 添加图片